小小文学 > 修真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总部上任
    当顾诚从内堂走出来的时候,院落内的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他。

    此时的顾诚已经将彻底将自己的情绪所收敛,外人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表情。

    顾诚对九皇子轻轻点了点头道:“殿下,我奶奶走了,但我如今在京城没有根基,还要麻烦殿下派人帮忙处理一下丧事。”

    这时候顾元忠忍不住道:“母亲的丧事当然要由我顾家来办,怎么能劳烦外人?”

    顾诚冷冽的看了对方一眼,冷声道:“奶奶重病的时候你却还在这里大宴宾客,你配吗?

    顾元忠,我说过了,今日我并不想杀人,但却不代表我不能杀人!”

    随着顾老太君一死,顾诚可以说跟顾家唯一的联系也就彻底断绝了,他可没把顾元忠这一家当成是自己的家人,哪怕是名义和血缘上的。

    看到顾诚那冷冽的眼神,顾元忠也不敢在这种时候继续去招惹顾诚,只能认怂,让李孝准派人把顾老太君的遗体带走进行安葬。

    实际上顾元忠对于顾老太君这个母亲也的确是没太多感情的,不光是因为他顾元忠本身生性凉薄,更是因为嫉妒,他嫉妒自己的大哥。

    当初他们的父亲顾老侯爷去世之后是顾老太君将他们养大的,但那时候忠勇侯府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挑大梁,把侯府支撑起来才行。

    所以顾老太君也只得选择把大部分的心血都放在了顾诚父亲的身上,这让顾元忠一直都感觉自己被冷落,好像不是亲生的一样。

    眼下顾老太君病重甚至去世他都没什么悲伤的情绪,只有愤怒,对顾诚的愤怒。

    此时那些原本还准备给顾元忠道贺的公侯们也是对视一眼,悄无声息的都离去了。

    之前他们还以为这顾元忠攀附上了三皇子所以这次肯定发达了呢。

    但现在看来却不一定,就连他顾家自己可都是一堆麻烦事情,说不定结果会如何呢。

    从意气风发到现在丢尽脸面,甚至连自己母亲的丧事操办都被顾诚给抢了,他可以说是丢脸丢到家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是这么快。

    张氏不甘道:“那小畜生怎么会变得如此之强?忠勇侯一脉看到爵位又该怎么办?”

    顾元忠冷哼道:“爵位爵位,你就知道爵位!

    先带着证儿去找三皇子,跟三皇子解释一下我们跟那顾诚已经彻底决裂,没有任何关系了。

    否则若是让三皇子知道我顾家有人竟然投靠了四皇子一脉的人,那才叫糟糕!”

    说着,顾元忠直接换上了一张笑脸,去找那司徒枭解释去了。

    顾元忠一家还在担心爵位的事情,实际上那东西顾诚却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过,这个位置顾元忠一家没资格去拿,顾诚也没准备去继承什么爵位。

    大乾的爵位制度在顾诚看来其实就是一种荣誉封号而已,属于最不实惠的那种了。

    只要立下了功劳,皇室是不介意给你一个头衔,然后封侯拜将之类的,这点大乾李家很大方。

    但实际上这个爵位却对你本身的地位没有任何帮助,你有实力,哪怕是小兵出身也能够当上大将军,你若是不争气,哪怕你是开国皇帝的拜把子兄弟的后代也拿不到任何的实权。

    整个大乾所有爵位都只有封号,没有封地,世袭罔替还能够拿到一些俸禄,虽然不少,但也只能保证你可以体面的活着,甚至连大富大贵都说不上。

    所以只有那些没什么本事,却还拉关系往上爬的人才会在乎这种爵位,真正有能力的人,都是想要自己搏出一个封侯拜相来。

    这种制度虽然对那些功臣后代不太友好,但站在整个大乾的制度上却是很不错的,能够防止那些武勋公侯一代代的腐朽堕落,不思进取。

    现在能够流传下来的武勋公侯可以说都是在大乾军方或者是文官乃至于靖夜司中有实权的人,那些不思进取的,早就已经自然淘汰掉了。

    顾诚这边用了七天的时间去处理顾老太君的丧事,让她老人家走的风风光光之后,顾诚也是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随着顾老太君一走,这一世的‘顾诚’留在他记忆深处的执念已经彻底消散了。

    当然这对于顾诚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让他的神魂和肉身连接的更加紧密。

    等到这些忙完了之后,顾诚这才拿着文书准备去靖夜司上任了。

    京城靖夜司总部十分显眼,紧挨着皇城,一部分是彰显靖夜司凌驾于文武双方的重要性,还有一个意思便是守卫皇城,任何阴鬼邪魅都无法靠近。

    靖夜司的围墙很高,足有十丈来高,外人几乎是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什么模样的,一排漆黑色的城墙将整个靖夜司总部都给围起来,面积足有百里,简直就是一座城中城一般,不比大乾皇城小多少。

    其实京城靖夜司总部并没有这么多人,总部内的都是整个靖夜司中的精锐,一个抵得上外面十个普通的玄甲卫。

    当初把靖夜司建造的这么大,是因为靖夜司总部自成体系,其中的部门可是多的很。

    就比如之前顾诚要接掌的刑讯司,还有负责炼制丹药的,炼制各种奇怪秘宝的,甚至是负责潜伏暗杀的,负责打探情报的,这些部门许多许多,有些部门的统领甚至已经是宗师级别的存在了,直接受靖夜司大都督或者是四方指挥使管辖。

    这些密密麻麻的部门放在一起,这才组成了现在的靖夜司总部。

    踏入靖夜司总部内,递上自己的公文帖子,他总感觉门口竖立的两只谛听雕像在盯着他看一般,甚至他还感觉这东西是活的。

    一名守门的玄甲卫进去报信,其他人笑道:“刚来京城的吧?别看了,这昔日罗浮真人亲手炼制谛听兽,封禁了两只大妖的神魂在其中,可以审视天地,靖夜司总部周围十余里范围内任何存在都瞒不过谛听兽的眼睛,甚至我靖夜司专门有一座巡察司,不分白昼黑夜的在另外一边的阵法前观看着周围的动静。”

    顾诚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不就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监控嘛。

    过了片刻后,那名玄甲卫走出来,领着顾诚左拐右拐的进入到了一间大殿当中。

    顾诚这次要见的是靖夜司四大指挥使当中的‘潜龙勿用’方恨水,这位也是俞渊海背后的那位靠山,听说俞渊海曾经帮了他很大的忙,同样俞渊海也是他带入到靖夜司当中的,不过这位却并不是争天盟的人。

    其实京城四域统领并没有直属的上司,他们负责整个京城的大小事务,靖夜司其他部门需要配合时他们便要配合,同样四位指挥使谁也都能指挥他们。

    今日顾诚来找方恨水报道,只是因为现在方恨水有时间,正在坐镇京城,同样他也算是自己人。

    “属下顾诚,参见大人。”

    这位四大指挥使之一的方恨水看其相貌并不算老,其真实年龄不可知,但看外貌只有四十出头,相貌也是寻常普通,若不是他穿着一身极其显眼的黑红色谛听轻甲,这位绝对是属于那种落在人堆就找不见的类型。

    但其身上气息却是很古怪,方恨水并没有什么太强的气势流露出来,他周身都宛若黑洞一般,不论是气息还是你所露出的打量试探的目光,仿佛都被其吸入其中,让你看不出一丁点的深浅来。

    但根据顾诚所知,靖夜司这四位指挥使当中三名武者一名炼气士,其中这三位的修为最弱的都是武道四品望海,最强者则是达到了武道三品神门境界,都是那种一人便可覆灭一个大宗门的强者,玄武真宗这种雄霸一郡的大派对方挥手既灭。

    方恨水一挥手,语气慢条斯理道:“行了,起来吧,不用多礼了,你是俞渊海所推荐的人,那自然也算是自己人了。

    我这里也没什么交代给你的,你在南嶷郡的那些功绩我都看到了,除了实力境界,以你的能力完全有资格当这个东域统领。

    不过俞渊海之前给你安排的是刑讯司统领的位置,没想到你却通过四皇子的手拿到了东域统领的位置,这还真是出人预料的很啊。

    身在京城,特别是四域统领的位置可是很敏感的,所以我今日只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不是四皇子的人,夺嫡之争,你有没有参与?”

    方恨水凝视着顾诚,目光深邃,让顾诚无法分辨对方的意味,甚至他好像被这一眼径直看穿了心底的任何事情一般。

    换成其他人在这一眼之下或许直接就会心慌意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给吐露出来。

    当然顾诚的心理素质还是极强的,他并没有慌乱,在不知道对方究竟知不知道争天盟的前提下,顾诚将自己能说的,都如实回答。

    “我并不是四皇子的人,这个东域统领的位置只是源于我跟四皇子的一次交易,我帮他扳倒谢安之,他帮我拿到这个位置。

    至于夺嫡之争似我这等小人物自然是没有资格参与,也不想去参与的。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朝堂也是一样。

    我来京城这几天已经把三皇子的人给得罪了,同样也借用了四皇子一系的人情。

    就算我不想参与,实际上也已经卷入其中一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