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文学 > 修真小说 > 兰若仙缘 > 第二一六章 斩蛟
    受了伤,他还是很焦急。

    恶蛟还在作恶,

    他浑身是热的,在风雨之中甚至能看到在冒着热气,

    他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

    有怒气,有怒火,但一定不能丧失了理智,

    尝试,尝试,只能不断的尝试,

    他再次催动法力,调动神识。

    念,法,身,

    他脑后出现了三尺灵光,

    身后一尊金身法相,

    只要一下,

    不是为了我自己!

    他的眼睛被雨水打湿、朦胧、模糊。

    他一挥手,很随意的样子,似有一缕清风吹过,

    一道金光从他掌中飞出,

    嗷,一声哀鸣,血洒如雨,

    天上一角,破了一个窟窿,有光芒从那云层之后透过来,

    金光去而折返,没入他手中,只是一瞬间。

    轰隆一声,大地震动,

    那恶蛟的头颅落在地上,身躯还立在雨中,

    恶血流了一地,还在不停的流淌。

    哭喊的人呆住了,张河也呆住了,

    他望着那恶蛟的尸体,又望望用颤抖的胳膊拿着一个玉瓶,不停往自己嘴里倒的无生。

    这恶蛟被斩了?!

    刚才那道金光是什么?

    他撑起身子,来到无生的身旁。

    无生大口的喘着气,他感觉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因为他受了伤,后背、脏腑,因为刚才动用禹王至宝,那一瞬间,几乎抽空了他身体之中所有的法力,让他险些直接昏过去。

    “你身上的上要紧吗?”

    “死不了。”无生摇摇头。

    “虽然我很想请你去庄园,和你喝上三天三夜,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们杀了洞庭龙君的龙孙,他很快就会知道,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张河道。

    “他会不会那这些寻常百姓撒气,我记得你先前说过,他一怒可能会水淹石城?”

    上一次无生说了那么一句气话的时候,张河当时就阻止过他。

    “那是他不知道是谁杀了他的子孙,现在他知道了,因为我的身份,他只会去找太仓书院的麻烦。”张河道。

    “那实在是抱歉,这个锅让你来背了。”

    “背锅?”张河听后微微一怔,旋即便明白无生话里的意思。

    “这个说法倒是有趣。”

    “你受伤了,我带了疗伤的药。”

    张河看着无生背后的伤口道。

    “我已经用药了。”刚才他接连服用了“九灵丹”和“生肌丹”,现在觉得好多了。

    “那就赶紧离开这里。”

    “好。”

    无生起身,当啷一声,一物落在地上,将地面砸下去一个坑,却是他背后的宝印落在地上。他心念一动,那宝物飞起,落入他的手中,上面沾染了他的血。

    “这是?!”张河盯着无生手里的宝物。

    他转头望着那立着的蛟龙,突然它庞大的身躯一下子倒在地上,它的一只前爪似乎有些焦黑。

    “不可能,不可能!”

    他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盯着无生,

    “道友。”

    “嗯?”无生抬头望着他。

    “多谢。”话到嘴边,却是改口。

    “不用谢,我不是为你。”

    无生扭头环顾四周,看着这个被毁掉的村子。

    “告辞了,有缘再见,保重。”

    “如若想要拜访,不知在哪里能找到道友啊?”

    “我云游天下,四海为家,随缘。”

    张河听后只能笑笑。

    好一个随缘啊,

    对方不愿意说,他也不能强求,以后能否再见,那真的得看缘分了。

    走了,

    无生只是一步便消失在他的眼前,四处皆不见。

    “这个,好像是佛门的神足通!”张河心中一惊。

    “佛门的人?”

    他身形一闪,来到那蛟龙的尸身旁。

    身首异处,这蛟龙的身体本身坚硬异常,足以撞开高山、裂开大地,实际上也是它们最为依仗的天赋,由此可见那法宝锋利,这还不是最让人吃惊的地方,那一道光斩杀了这蛟龙的肉身、也灭了他的神魂,这可就厉害了。

    绝大部分修行有成的修士,肉身被毁可以元神遁走,可借尸还魂,重修肉身。而法宝一般是伤肉身,不灭元神。

    那法宝定然是极其厉害的宝贝,只是他为何不早用一直被逼到那个地步才用呢,因为是尚且不能御用自如,或者是损耗太大?

    越是厉害的法宝消耗的法力变越大,这点他是深有体会的。比如他手中的这幅画卷,如果法力足够强大,他甚至可以直接招来一片群山,将那恶蛟直接压得死死的。

    那只是其一,他身上那另外一件法宝,就是他背后的那方印,也十分的厉害。

    刚才他法力消耗甚大,无力再战,却是时刻关注这那恶蛟,王生最后那一次救人,险些被恶蛟的抓到,关键的时刻,他背后一道光芒将他护住,将那龙爪直接弹开,而且......

    张河看着那龙爪,一片焦糊,越是靠近中心位置越是厉害。

    看那法宝,好像那件传说之中的宝物啊!不过已经失踪了至少千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张河没有急着逃离,而是先回到了将陵城,将那庄园之中的中人都遣散了之后方才离开。

    几个时辰之后,那恶龙尸身旁多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个看上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身材高大,面容威严,看着那恶蛟的尸体,眼中满是怒火。

    “我洞庭一族的子孙再怎么胡闹也容不得外人来管,是谁?”

    “禀父王,据查共有两人,其中一人用的乃是千山图,当是太仓书院的张河,另外一人不知是何来路。”

    “太仓书院,张河?我请他去水府赴宴,是给太仓书院,给白夫子面子,他居然敢害我的孙儿,以为那太仓书院能护得住他!”

    这人赫然是洞庭龙君,一声怒,风云变色。

    此时,无生已经离开江陵上百里,而且是越来越远。

    他本想走的更快些,离得更远些,毕竟那恶蛟的威势他是领教过了,那还只是个不成器的蛟龙,尚且不是真龙,这要是洞庭龙君来了,估计吹口气、瞪瞪眼,他的小就没了。但是他本身受了伤,而且那禹王至宝一击之后,抽空了他身体之中的法力,就算是服用了“九灵丹”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补充他身体之中法力亏空,因此他不能一路使用“神足通”赶路,也是时快时慢,却是一路未停,日夜不休。

    到了第二天清晨,他在一座山峰之上修行了半日了时间,身上的伤痕恢复了差不多了,体内的法力也补充了一些,然后继续赶路,不过一日的时间,他便来到了彭泽湖畔,柴桑城。

    “稍稍休息一下。”

    他入了城,换了身衣服,找了个酒楼吃了些饭菜。

    以他现在的修行速度,从柴桑继续东行,不用两天的时间就可以赶回寺里,而且已经离着洞庭很远了,便也不再那么着急。

    “洞庭湖中有洞庭龙君,这彭泽湖中应该也有水府和龙君,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是不是彼此很不对付。”

    此次下山,无生是很多了,意外的得到了禹王至宝,这一次下山的主要任务这就算是完成了,另外还利用天火炼化了另外一件还不知道是什么的法宝,这算是意外之喜,就了一些,认识了一些人,特别是青衣华源和太仓书院的张河,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两个人都是值得结交的人。也让他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另外一条路子,那就是利用寺外的人。

    人多力量大,三个臭皮匠还能顶上一个诸葛亮呢。

    这些也是资源啊,

    要不要回山跟方丈商量一下,开个兰若分院或者搞个强强联合什么的?

    在这柴桑休息了半天的时间,然后继续赶路,两天之后回到了金华城。

    本来他可以直接上山的,但是考虑到好不容易下山一趟,出了那么远的门,结果也带回点来土特产什么的,就想着去金华城中买点东西回去,也算是礼物,结果还没进城呢,远远的就看到城门出增派了兵士,加强了对进出城之人的盘问。

    “这又出了什么事啊?”

    无生想了想还是别去冒那个险了,先回山里问问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再说。

    当他再次回到山里的时候,内心还是很高兴,感觉就像出了一趟远门又回到了家里一样,这座坐落在深山之中的破旧古寺给了他家一样的温暖感。

    寺里面很静,惊人的静。

    院子里没有在扔石头修行的无恼和尚,菩提树下那棋盘旁也是空荡荡的,

    不知道空虚和尚在做什么?

    无生悄悄的来到了空虚和尚的禅房外,轻轻的推开窗户,向里面望去,只见一个胖和尚躺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看一本书,是不是发出“啧啧啧”的响声。

    “我靠,果然在干这个!”

    “师父,你又在看黄叔。”

    空虚和尚闻言一哆嗦,一下子弹了起来,回头四下张望,看到了站在窗外的无生。

    “无生,你回来了?”面露惊喜。

    戏精,无生暗道。

    “师父,咱能不能有点出家人的觉悟,大白天的躲在禅房里,你睡觉也好,又在这里看黄叔?”

    “呵呵,为师念经有些累了,放松一下。”

    “你会念经?我更相信佛祖会显灵。”无生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