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文学 > 修真小说 > 灵破天荒 > 60.沉实稳健
    天邪道:“你胜我的是四个字。”蒙面人写道:“四个什么字?”天邪道:“沉实稳健。”微微一停,他又道:“我输给你的也是四个字。”

    ????蒙面人厉道:“又是四个什么字?”天邪道:“心浮气燥。”蒙面人写道:“你既是明白个中道理,又为何不在‘沉着稳健’上求胜呢?”

    ????“唉……”天邪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沉着稳健四字,不是人人可以做得到的,我在这四个字上,暗中不知下过多少工夫,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学艺是靠聪明有恒,那没有什么困难,沉着稳健一半是个人修为。”

    ????蒙面人写道:“我见你一大把年龄,不便过份相逼,既是甘败服输,就自己动手废除武功,留你一条老命,愿意不愿意?”

    ????天邪先是脸色一阵骤变,既而又恢复原态,淡淡地答道:“老夫素有硬汉之称,既然甘愿认输,自然任凭处置,反正已有这把年纪了,再苟且活下去,也是索然无味。

    “但老夫一生没有向人低过一次头,请求过一件事,今天破例向你请求一次,望能成全老夫。”天邪缓缓说道。

    ????蒙面人写道:“请说,只要不碍事,无不答允。”天邪道:“老夫被法门寺了空和尚,禁锢九十年,这个仇恨未报。”

    ????蒙面人写通:“是不是容你报仇之后,再废除武功?”天邪点点头,道:“就是这个请求。”蒙面人写道:“多少时间为限。”

    ????天邪心中略一琢磨,忖道:我如果能顺利取到那柄“天残剑”不怕你武功再奇奥,也能把你制于死地。

    ????心念一转,说道:“这里到法门寺,来回不过四百余里,相信六个时辰就可往返,以十二个时辰为限,到时老夫一定转来这里,当你的面前废除武功。”

    他口说到法门寺,心中却想去觅取盛传武林的意形剑。蒙面人信以为真写道:“九十年是很长的岁月,了空和尚不一定还活着。”

    ????天邪道:“就是了空死了,老夫也要把法门寺当今的长老和尚杀上十人以消仇!”

    ????天宏方丈听得心头一颤,合掌呐呐祈祷,道:“蒙面施主,祈你慈悲,不要答应他的请求!”

    ????落魄书生笑道:“老和尚,这是干吗?就是蒙面人答应他的请求,难道你法门寺的和尚,都是被捆了手脚的不成。”

    ????但见蒙面人写道:“你这是帮我做事,我答应你,但不管你能不能达到目的,必须依限回来,我在此等候。”

    ????天邪点点头,道:“从我口中说出来的话,向不食言。”蒙面人写道:“好,一言为定,你就快走吧。”

    ????天邪拱手一叩礼,立即旋身,直向谷口疾驰而来,天宏方丈见蒙面人答应了他,竟然失了往日的镇定,只急得手足无措。

    他又想立即转回去,又想就地阻击,脸上起了数次变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落魄书生笑道:“老和尚,别紧张,我们先动手阻击,万一阻击不住,再作打算不迟。”

    ????天宏方丈经落魄书生这一壮胆,豪气油然而生,点点头,道:“施主说的不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洁姑娘娇笑一声,道:“刚才你们笑我笨,我若放一把火,他们就出不了谷口,虽不能致他们的死命,但至少可以耽搁拦他们些时间。给大师有充裕的准备。”

    ????天宏方丈道:“洁姑娘,赶快去点燃起来吧。”洁姑娘在地上拾了一把干草,转身跃到刚才堆草之处敲燃火折子点着火势,待着燃烧起来之后,立刻掷到草堆上去。

    ????她计划周到,上面堆的都是干燥的树枝茅草,霎时噼噼啪啪燃烧起来。

    ????洁姑娘乘势挥出两掌,掌风助长火威,若大的一堆茅草顿成燎原,烈焰腾空,烟雾弥漫,整个谷口变为一片火海。

    ????落魄书生见她放起火来之后,向天宏大师一挥手,道:“老和尚,我们赶快去监视,若天邪冲过火势,跃出谷口,我们就势动手阻击,免得在这里先受蒙面人的威胁。”

    ????天宏方丈道:“火势不加柴草,燃烧不了多久,就会熄灭了。”洁姑娘道:“你们走吧,这里由我负责。”

    ????天宏方丈点点头,道:“这里首当其冲,洁姑娘一个人留在这里,老衲放心不下。”

    ????落魄书生见天宏方丈顾虑姑娘的安危,突然改变主意,道:“好,我们就伏在此,看看动静再说。”

    ????话声甫落,只闻一响云霄厉啸,放眼一望,天邪己到谷口。

    ????但见他奔至火堆边,略一端详,立即拔身腾空,沿着他们伏身的对面悬崖绝壁揉身而上,那种轻灵的身法,晃如猿猴一般,快得无与伦比。

    ????落魄书生突然一挺身,挥手说道:“老和尚,我们赶快绕过对面去阻击,若让他爬上崖背,恐怕追不上他了!”身形一曲,当先跃去。

    ????天宏方丈见落魄书生这等热心,心中甚是感激,也立刻尾随他的身后跃去。

    ????莫道自然不能见危不顾,也跟着两人向前疾驰,他们四人刚绕到深谷的那一边山脚,恰好和天邪碰个正着。

    ????天邪几人横身阻住去路,突然收住前扑的势子,指着天宏方丈冷冷的问道:“你是哪个和尚庙的秃头?”他没想到在此遇到他们,以为也是夺剑而来。

    ????天宏方丈欺前一步,合掌当胸答道:“老衲法名天宏,当今法门寺掌门。”天邪脸色一沉,又冷冷的问道:“了空秃头在哪?”天宏方丈道:“无可奉告。”

    ???天邪双眉一扬,目光如电,逼视着天宏大师,厉声喝道:“老夫和人有一项约定,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寻访了空秃头,只好割下法门寺当今十个长老的头抵罪,你既然先来送死,就赶快自己把头割下,免得老夫动手。”

    ????天宏方文念了一声佛号道:“施主和敞师祖有什么恩怨,应该找他当面了结。却不能妄杀无辜。”天邪大喝一声,问道:“你割不割下头来?”

    ????天宏方丈听他言词咄咄逼人,虽是心头冒火,毕竟是一派掌门人风度,暂时按捺住火气,喧了声佛号,道:“尊驾这等狂妄自大,贫僧只有勉力周旋,结局如何?恐怕不会如你想像。”

    ????天邪一沉脸色,怒道:“老夫言出必践,敢不听老夫之言,是多找罪受。”

    ????站在一侧的落魄书生和黄三楼师兄弟,还有莫道,见他气势凌人,也不禁冒火,落魄书生首先冷笑一声,道:

    ????“天宏老和尚,可不是小孩子,你想用大话逼人把头割下,那有这么容易的事。”

    ????天邪冷哼一声,道:“要我动手之后,才肯把头割下,是也不是?”

    ????天宏方丈忍不住气道:“有意见识名震江湖的天邪,究竟有何绝技,敢大言不惭!”

    ????天邪暴喝一声,道:“好个不知好歹的秃头,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右掌一扬,劈了过去。

    ????他功力深厚,虽是轻描淡写的击出,但掌势十分强猛。一股凌厉无比的劲道,直撞过来。

    ????天宏方丈见撞来的力道,甚是猛烈,本不想硬接,但因身为法门寺一派掌门之尊,若不敢硬接一掌,当着碧水教师兄弟面前,今后法门寺威名,将要扫地。

    ????心念如电闪过,右掌一扬,硬把猛烈的一掌接下。

    ????天邪这一掌,劲道之奇猛,黄三楼师兄弟暗暗心惊,但见天宏大师挥掌硬自接下,又不觉暗暗钦佩,忖道:法门寺的劈空掌力,界然是名不虚传,不傀受武林各派尊崇。

    ????落魄书生仔细看两人对击的掌势,老和尚虽接下了一掌,但觉很感吃力,他暗道:老和尚功力虽甚深厚,但和天邪相比,却逊色不少,这样看来,恐难接下他十招,就要落败。

    ????天邪冷哼一声道:“老夫过去在江湖上闯荡时,就很少有人敢硬接老夫的掌势,如今老夫又埋头苦练了九十年,秃头竟然能硬我一掌,倒是难能可贵之至。”

    ????落魄书生纵声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当今武林之中,人材辈出,你们那老而不死的一辈,算得了什么?不但有人能接下你的掌势,还有人让你攻上几百招不还手呢?”

    ????这几句话,无异一把利刀刺痛了天邪的心,顿时脸色骤变怒声喝道:“你敢胡说八道,当面羞辱老夫?”

    ????落魄书生淡淡一笑,道:“这是事实呀!那蒙面人还在谷中,怎说我胡说八道哩!”

    ????天邪再也难忍羞辱,喝声:“你接老夫一掌试试。”右臂一晃,运足浑身功力,掌心平胸,缓缓推出。

    ????这一掌是他平生功力所聚,威势比第一掌要猛烈一倍以上,掌势出手,劲风呼啸,直向落魄书生当胸撞去。

    ????落魄书生身形一晃,向左横跨五步,让过一击笑道:“老不死的,不要心燥,你和老和尚打完之后,我落魄书生一定要讨教的。”

    ????天邪正欲挥掌再攻,听他这一说,不禁心头一震,把扬起的掌势放下,忖道:老夫数十年不在江湖上走动,人心倒是大大的变了,个个的心地都是如此狡诈阴险,好像都知道老夫心情浮燥,专找我的弱点进攻,人心可怕啊!

    ????落魄书生见他突然停手不攻,又哈哈大笑一声,道:“你这老不死的若想凭几手老功法,再想重在江湖上立名扬威,那是打错了主意,你的那一套武学,已经不中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