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文学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问道长生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烂摊子
    没过多久,昭勇将军跟谢伯淳便收到了陛下的圣旨。

    圣旨上说,朝廷很快便会指派祝柏云跟木剑升两位侍郎来全权接管渭南的一切事宜,昭勇将军跟谢伯淳从旁协助。

    昭勇将军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反正无论是谁来负责赈灾,他的职责都是负责渭南城的城防要务,只要渭南城不发生动乱,那其他的事情便不关他的事情。

    倒是谢伯淳的心情有些复杂,陛下突然指派这两人过来,无异于夺了他的权。

    不过,这样倒也有好处,现在的渭南就是一个烂摊子,祝柏云跟木剑升接过渭南城的一切事宜,同时也接过了渭南城的无数麻烦,能够甩开这个烂摊子,谢伯淳的心里还是充满了轻松的。

    同时,他的心里又有些庆幸,如果当初没有昭勇将军的规劝,那他现在的处境可就麻烦了,那般行径,一旦被陛下知道,那他势必九死一生。

    好在,先前的渭南城,虽然动乱不断,但却是有惊无险,唯一可能落人口实的地方,就是在开始之时,他的处理手段有些过激,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就犹如昭勇将军所言,发生了这般灾难,死人乃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在严重缺乏赈灾款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再加上那些难民,本就是穷凶极恶,竟胆大妄为的发起了数次暴乱,这样一来,他便有了充足的理由,将自己先前的种种手段,都变得合理起来。

    至于祝柏云跟木剑升两个人,其实谢伯淳是不看好的,对于那些难民的破坏力,他是深有体会,哪怕对方带来了足够的赈灾粮款,想要完全稳固渭南的形式,也并非易事。

    而且稍有不慎,便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这渭南就犹如一个烫手山芋一般,谁碰谁倒霉,那两位侍郎,真不知道是那根弦搭错了,竟然接下了这般危机重重的事情。

    谢伯淳在独善其身之后,虽然难免有些舍不得那些原本都到手的赈灾款,但心里更多的,还是那种轻松。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直到后来,谢伯淳才听说了那两位侍郎之所以来到渭南的原因,为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倒也值得他们冒险了,财帛动人心,就是这个道理了。

    况且,兵部尚书的位置,可不是区区钱财能够比拟的。

    ……

    祝柏云跟木剑升在接手过渭南城的烂摊子之后,可谓是忙得焦头烂额,如果不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他们真的很想撂挑子不干,那些难民就犹如蛀虫一般,整天不事生产,仿佛退化到了野蛮与不开化的时代。

    在几日下来,他们的耐心都快要被他们磨尽了。

    他们倒是有些理解谢伯淳先前的做法了,如果让这些难民吃得太饱,那他们便会整日无所事事,这样一来,就极其容易横生事端,反之,如果让他们就连饭都吃不饱,他们还会浪费力气在这些无意义的争斗上面吗?

    在刚来到渭南之时,他们也如同昭勇将军一般,对渭南进行了一番全方位的了解,本来他们还对谢伯淳的那般行径有些不满,想着在回到长安之后,一定要请求陛下降罪于对方。

    不过,现在他们可不这么想了,他们现在最起码粮草充足,可是再反观谢伯淳,凭借着那点粮草,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消耗殆尽。

    当然了,他们每日发放的食物,倒是不会只有一千人的量,如果仍旧选择控制在这个量的话,那后果他们可担待不起。

    如果只有他们两个人竞争的话,他们倒是不会顾及太多,反正他们两人的情况半斤八两,但事情没有如果,除了他们之外,在长安城外还有着一个黄志道,就目前来看,对方才是他们最大的威胁。

    所以,再三考虑之下,他们便把发放的数量,设置在了五千人的量。

    要知道,每一次抢到食物的,都不可能是同一批人,就算其中有不少侥幸每次都能抢到食物的人,他们也不会阻拦,这本来就是一个强者生存,弱者淘汰的世界。

    还是那句话,他们根本顾及不到所有人,更不可能心生怜悯。

    而且这样做,还能够有效的节省粮草,节省下来的粮草,不就都是他们的了吗?

    至于弊端,那肯定是有的,但跟得到的比起来,那些弊端也就不算什么了。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祝柏云跟木剑升来到渭南赈灾,那些难民的生活,可是比之先前好了不止一筹,先前的时候,他们可是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可言,直到祝柏云跟木剑升的出现,以及这几日的开仓放粮,才让他们知道,原来朝廷并没有放弃他们。

    ……

    再反观黄志道,长安这边的难民,倒是暂且的安定了下来,他除了每日照例视察一遍,倒也没有了别的事情,那些难民也正在井然有序的重建家园,这才短短的几日时间,他们便将村落大概得雏形构建完成了。

    唯一让黄志道担忧的,也就只剩下了蔡金还有胡德庸的算计,他们为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可是无所不用其极。

    别看现在一切顺利,但这可能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蔡金跟胡德庸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是毋庸置疑的。

    好在有着静虚道长的助力,这才让他安心了不少。

    ……

    “易兄,距离会试已经没有几日的时间了,你准备的如何?”闲暇之余,燕赤霞便回到了异人府内,算算时间,会试将至,这几天长安城之中,百姓之间谈论最多的事情,便是会试了。

    这些时日,燕赤霞除了熟悉异人府的事务之外,便是在外行侠仗义了。

    他留在异人府之中的时间,倒不是很多。

    易安闻言,不禁苦笑一声,说道:“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结果究竟如何,可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之所以苦笑,倒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这段时日,他听到最多的问题,便是有人对他询问备考如何了。